设为首页    加入收藏
加盟商登录  账户    密码  

文章中心

无我论

添加者:管理员  添加时间:2014年05月05日  浏览次数:

       “灵魂”、“自我”、“我”,这些词一般用来表示的是:在人身上有一个恒常不变的、永久长存的和绝对的实体。这就是千变万化的现象世界背后的那个不变的实质。

        有些宗教说: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个别的灵魂,这灵魂是上帝所创造的;人死后,永久地生活在地狱或天堂里,其命运取决于其创造主的裁决。

        又有一些宗教说:这灵魂经历一生又一生,直到完全净化后就与上帝或梵天或神我合一,而这灵魂当初就是从那里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人身上的这个灵魂或自我是思想的思想者、感受的感觉者以及一切善恶所获奖惩的接受者,这种的观念叫做我见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人类的思想史中,只有佛法独一无二,不承认这灵魂、自我或我的存在。根据佛法,这我见是想象的虚幻之信仰,没有相应的真实;

        只能产生“我”、“我的”一类有害的思想、自私的欲望、贪求、执著、憎恨、嗔恚、贡高、我慢、自我中心主义,以及其他染污、不净和问题;

        它是世上一切困扰的源泉:从个人间的冲突到国与国之间的战争都因此而生。简言之,世上一切邪恶无一不可追溯到这一虚幻的观念。

        人在心理上有两个根深蒂固的意念:自卫和自存。为了自卫,人创造了上帝或大自在天,靠上帝或大自在天获到自我的保护、安全与依靠,就像小孩依赖父母一样。

        为了自存,人想出了一个永久不朽的灵魂或我的主意。由于愚昧、懦弱、恐惧与贪欲,人需要这两件东西来自我安慰,因此就狂热地紧紧抓住不放。
    
        这愚昧、懦弱、恐惧与贪欲,在佛法里找不到支持;与之相反,佛法要釜底抽薪将这一切连根铲除,从而使人觉悟。

        根据佛法,上帝与灵魂的概念是虚幻不实的。虽然这一切作为理论是精心营造制作的,然而毕竟只是极为精巧的心影,穿上了深奥难懂的形而上学及哲学术语的外衣。

        这些意念如此根深蒂固,如此为人们所亲所爱,人们甚至不愿听闻、也不要了解任何与之相反的道理。        佛陀很了解这点。实际上,他说过,他说的法是反潮流的,是反对人们的自私欲念的。在他觉悟才四个星期的时候,

        他坐在一棵榕树底下自思:“我已证入真谛。此真谛艰深,难见难解....惟智者能理解...人们被强烈的欲望所征服,也为层层黑暗所包围,不能见此真谛。这真谛是反潮流的,崇高、深奥、微妙、难以理解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  佛陀心里想到这点,曾犹豫了一阵。如果他向世人解释自己刚证入的真谛的话,是否会徒劳呢?

        然后,他将世间比作一座莲池:在莲池中,有些莲花还淹没在水下,有些刚长到水面,还有一些则已经高出水面滴水不沾。

        在这世间,同样地也有发展程度不同的人,同样也有根器不同的人,有些人会了解这真谛的。这样,佛陀才决定说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无我论或无灵魂论,是分析五蕴和缘起论所得的自然结果或推论。在讨论第一圣谛——苦圣谛时,我们已经看到、明了:

        我们称为“众生”或“个人”的是由五蕴综合而成的;分析检测五蕴,找不到其后有一个可以视为“我”或“自我”或任何长驻不变的实质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分析法。用合成法的缘起论,也能得到同样的结果。根据缘起论,世上没有一件事或物是绝对的;每一件事或物都是因缘和合的,相对的,相互依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简明地了解缘起论,有助于无我论的理解。说明缘起论的原则有四句简短的公式:‘有这故有那,这生故那生,无这故无那,这灭故那灭。’

        在这缘起、相对、相互依存的原则上,一个叫做缘起法则的公式,把整个生命的存在、延续和寂灭都解释得十分细致。

        十二缘起支:一、缘于无明,行生起;二、缘于行,识生起;三、缘于识,名色生起;四、缘于名色,六处生起;

        五、缘于六处,触生起;六、缘于触,受生起;七、缘于受,爱生起;八、缘于爱,取生起;九、缘于取,有生起;

        十、缘于有,生生起;十一、缘于生,老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忧、恼生起。如是生起了这整堆苦。于此,这是缘起法。
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生命是怎样生起,存在和延续的。如果我们把这公式的各部分从生转向灭的话,便进入如下的灭绝的进程:
    
        无明灭,行就灭;行灭则识灭;识灭则名色灭;名色灭则六处灭;…生灭则老、死、愁、悲、苦、忧、恼皆灭。
        应该清楚记住:这缘起法的每一因素,既是起缘的也是缘起的。所有因素全是相对的,相互依存的,相互联结的;无一是绝对的或独立的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如我们前面看到的,佛法不接受最初因。缘起法应该看作是一个首尾相接的环,而不是一条直线的链子。

        自由意志的问题,在西方的思想与哲学领域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。但是根据缘起法,这问题在佛教中是不存在的,也不可能产生的。

        既然整个的存在是相对的、缘起的和相互依存的,怎么惟有意志可以单独自由呢?意志与其他思想一样是缘起的。

        所谓自由,其本身就是缘起的、相对的。这样缘起的、相对的自由意志是许可的。无论身或心哪方面,没有一件事物是绝对自由的,因为一切都是相互依存的,相对的。

        如果自由意志,说的是一个与任何条件及因果效应无关的意志的话,这样的事物是不存在的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整个生存界都是缘起的,相对的,受因果律支配的;怎么可能产生一个意志或任何一个事物,与条件及因果无关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所谓自由意志的观念,基本上是与上帝、灵魂、奖惩等观念相连结的。不但所谓自由意志并不自由,甚至连自由意志这一观念也脱离不了条件。

        在人身内外有一常住不变的实质,名为梵语的atman、英语的“I”,汉译